大航海时代ol17173:結婚啦??! 第187章 少霆……你該放下少恭的死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大航海时代4东南亚港口】,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nbsp 如果這次不是黑子陪權少霆來倫敦談生意,而是封堯陪著他的話,那么此時此刻,封堯一定會笑吟吟的把老干部熱水杯塞進候儒的手中,并且攙扶著他重新坐下。

甚至很有可能,封堯會帶著兩分討好、三分笑意,還有五分的輕松語氣,說上這么一句,“誒~候爺爺,著什么急???就算是要讓權總回國主持大局,換柳總過來,這也需要時間不是?雖說是私人飛機,但航空線路也不是說批就能批的不是。就算是要買飛機票,那也得時間。您老人家可千萬甭著急,對身體不好。別著急嘛,坐下來,權總這不還沒發話,您先聽權總怎么說?!?br/>
只是可惜了,這次陪權少霆來談生意的不是封堯,那個八面玲瓏長衫袖舞面面俱到的封助理,而是木訥到了極點連給人倒杯水都是被封堯和柳冰冰罵了無數次才剛學會沒幾年的,健身房狂魔黑子。

所以,黑子看到候儒如此激動的樣子,再看看權少霆慵懶優雅的端起咖啡杯品咖啡的樣子,反應的確是遲鈍了太多,跟封堯相比的話。他遲疑了十多秒,才反應過來,如果是封助理的話,他該怎么辦。

但黑子畢竟是黑子,有他在,權少霆對自己的安全,高枕無憂。黑子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是封堯。盡管黑子已經反應過來了如果是封助理他會怎么做,但他還是做不到封助理那么滴水不漏。

像是對待犯人似得,黑子一巴掌就給人候爺爺按回到座位上了。

那模樣兒,那態度,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在勸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別激動。更像是把候爺爺當成了什么十惡不赦的犯人。

但黑子就這德行,候儒心里明白,他本也不會跟黑子一個莽夫計較什么,更何況他現在也壓根沒那個時間跟黑子計較這些細枝末節的玩意兒。

“少霆!”候儒一臉不解的望著還能慵懶品咖啡的男人,“后院都起火了,你還能不動如山??!你不急,我都要急死了!這小慕要是有點什么事兒……不行不行,少霆,你別在這兒品咖啡了,趕緊換衣服,我送你去機??!你這要是不回去,還不知道會出什么狀況呢!”

“候爺爺?!比ㄉ裒攪艘簧?,微微壓了壓手心,動作幅度很小,卻透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在。

候儒怔了一下,望著他,“少霆……你早有計算?”

權少霆淡淡的笑著,微微側過頭瞥了一眼候儒滿臉的焦急,十指交叉抵著下巴。

“哎呀!這都什么時候啦?你還跟我玩兒高深莫測!”候儒急的一拍桌子,“跟候爺爺還玩神秘?說吧!你事先是不是已經察覺到了什么,并且已經做好了預案?”

“好,既然是您,我也就跟你透個底?!比ㄉ裒淺W鷸睪蛉?,更敬畏候儒,“我的確是有一些預案,卻跟京城無關。我也不瞞您說,這次出發之前,葉靈璧打了不下幾十個電話,只為了阻止我。他不讓我來?!?br/>
“靈璧那臭小子,雖說平日里是放浪形骸不正經了一點,但關鍵時候,那臭小子可厲害著呢。他說不讓你來,肯定有原因。一定是那臭小子知道了什么,才會這樣阻止你?!碧蛉宓撓鍥荒芽闖?,不單單是權少霆,就連葉靈璧,跟他關系都非常親密,“少霆,那靈璧跟你說原因了嗎?”

“沒有。這也是為何我之所以要堅持按照日程的原因。葉靈璧這次說不出原因理由,

我再三追問,他只說他的預感很不好?!?br/>
“靈璧的預感,可幫你死里逃生了很多次呀!”候儒緊鎖眉頭,“多少次都是靈璧的第六感救了你,還救了他自己。少霆,你應該聽靈璧的。他是最不會害你的人?!?br/>
“所以,我做了預案?!筆亂閻鏈?,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了,權少霆也不再有任何隱瞞,“我在出發之前,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br/>
候儒懷疑:“百分之百確保你的安全?”

“百分之百能夠確定我和您的安全?!比ㄉ裒隙ǖ謀樟吮昭劬?,“當然,我也留了個不大不小的漏洞。本打算這次老毒蛇在出手的話,我一定可以揪住他的尾巴。誰成想——”

候儒從善如流的接道,“人家這次沒有對你下手,卻把目光鎖定在了你家的后院。也就是小慕身上。少霆,你可得仔細想想啊,你跟小慕結婚的事情,有誰知道。誰知道,誰嫌疑就最大。答案,自然不言而喻的嘛?!?br/>
權少霆這時候才微微擰了擰眉頭,露出點頭痛的味道來,“問題就出在這兒。知道我跟安安結婚的人,都是沒問題的。事實證明,他們也的確沒有問題。候爺爺,我是有點看不清楚了,您幫我分析分析?”

“我能幫你分析個什么呀?!焙蛉搴鶯萏玖絲諂?,“連你都瞧不明白了,我老眼昏花的,就能瞧明白啦?”

權少霆輕輕的抬起手腕,沖黑子晃了晃手指。黑子便迅速的退了出去。

游泳池邊,便知坐著權少霆和候儒。

“候爺爺,咱爺倆就不說這客套話了?!比ㄉ裒抗餿緹嫻畝⒆藕蛉?,“周德亮。您跟他也是老戰友了,一個戰壕里摸爬滾打出來的。我想聽聽您的看法?!?br/>
候儒蠕動著嘴唇,半響才開口,卻沒有回答權少霆的問題,而是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少霆,你有把握嗎?小慕可是已經卷進去了,她能不能全身而退,就決定著你是否——”

“候爺爺,還是先回答我的問題吧?!比ㄉ裒σ饕韉?,態度也很尊敬,但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鮮血帝,是他。王者,是他。獨裁者,也是他。

從來只有他提問別人,何時輪到別人質問他?

“老周……”候爺爺深深的嘆了口氣兒,“這些年,他的確是有些過分了。不管是再董事會上,還是在工作會議上,他都一定要跟你唱反調,搞得你很被動,也很難堪?!?br/>
“我沒什么被動和難堪的。柳冰冰可沒少讓周德亮吃癟咬牙切齒?!?br/>
“是,那是你有一個最好的戰友??墑巧裒?,我不相信老周是會害死少恭的人?!焙蛉逵鍥芮?,語速也很緩慢,“你要說老周心懷不軌,我信。說老周中飽私囊,我也信。甚至說老周把咱們寰宇的機密故意透露給競爭對手,他從中拿取好處,這些我都信。但你要說老周是害死少恭的幕后真兇,我真不信。老周再不好,有些事情,他絕不會做?!?br/>
權少霆定定的望著候儒,英俊的臉龐上沒有一絲表情。募地,他勾唇一笑,緩解了他身上散發出的強大壓力,也舒緩了這一觸即發的空氣。

“呵呵呵……”他低低的笑著,聲音性感極了。

在權總的低音炮攻勢下,怕是再冷若冰霜的女人都要……顫抖著雙腿了。

“候爺爺,你信周

德亮,我卻不信?!?br/>
“少霆,這是你問我的。我只是告訴你的心中最真實的想法。你信與不信,我左右不了你。也沒人能夠左右你。但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我不信老周會做出害死少恭的事情?!?br/>
權少霆優雅的頷首,沒有再說話。

沉默了幾分鐘,候儒又問,“少霆,可家里的事情總要解決。后院的火不滅,早晚會燒在你的身上。是不是考慮……把柳冰冰換過來,你回去呢?”

“候爺爺,著什么急?我這杯咖啡還沒喝完呢。來,您嘗嘗,我親手泡的?!?br/>
看著權少霆那萬事盡在掌控之中的從容和自信,候儒動了動嘴唇還想問什么,卻是咽了回去,“好吧,你總是有主意的。從小你就是這樣,很有主見,卻不說。你就算要說,也只會跟少恭一人說。那好,我就不問你了。只要你心中有數,候爺爺也就放心了?!?br/>
端起咖啡杯,候儒頓了一下,試探性的問:“這杯咖啡……你替我泡的?”

權少霆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笑吟吟的反問,“不然還有誰,能讓我親手為他泡一杯咖啡?”

“不知道啊……剛一進門,看到兩個咖啡杯,我以為你剛剛接待了什么客人。沒想到,你居然是來等我的。你怎么就算到了我一定會來找你呢?”

權少霆低低的笑著,摸了摸自己的喉結,“談判的時候我咳嗽了,聲音也沙啞。您老要是不端著藥來找我,那才奇怪?!?br/>
候儒嘿嘿的笑著,好像挺不好意思的,“年紀大了,就喜歡瞎操心。這毛病,改不掉咯?!?br/>
“誒,少霆。咱們別喝咖啡了。這種洋玩意兒,我喝了一杯子就是喝不習慣。你說平常出去見人,我喝兩杯就喝兩杯了。沒辦法的事情嘛,這年頭,談生意不喝杯咖啡那都談不下去。就跟你葉叔叔在省廳,不喝杯茶這工作就沒法談一樣。咱們爺倆單獨……還喝什么咖啡呀?你給我把酒倒上!”

權少霆輕笑一聲兒,胸膛略微起伏:“您都高血壓了,還敢喝酒呢?”

“少喝一點沒關系的嘛。把酒倒上,咱爺倆聊聊天。算算看,也好些年沒跟你這樣坐下來聊聊天了吧?少霆,自打你離開了藝術廊之后,候爺爺就沒跟你聊過天兒了?!?br/>
“我離開藝術廊,是我哥死后?!?br/>
“……少霆啊。少恭的死……你要放得下。只有你放下了,你才能重新開始。候爺爺最怕的,不是寰宇怎么樣。而是怕你因為少恭的死,這輩子都……都……都走不出來!少恭不在已經很多年了,你該放下來,走出來了?!?br/>
“是,你們兄弟關系好。好的不得了。候爺爺知道,怎么不知道呢?你誰的話也不停,就只聽你哥哥一個人的話。你哥哥也護著你,從小到大,什么責任啦,重擔啦,壓力啦,他都幫你承擔了。因為少恭覺得他是你大哥,他就應該護著你。所以你敬他重他。少恭不在了……影響最大的不是你媽媽,而是你!少霆——”

“候爺爺,這個話題,到此為止。我倒是更愿意您問問我,后院起火的事兒,我打算怎么處理?!?br/>
“嚯,候爺爺問了,你愿意說么?”

“您問的,我一定得說了?!?br/>
“你可真給候爺爺面子?!?br/>
“畢竟您是候爺爺,我們的候爺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